首 页 狗万真人 万狗 怎么提款 狗万man05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狗万man05 >> 口述与回忆
刘文圭:当年金华县的生猪评价员

发布日期: 2019-02-20 信息来源: 2019-02-18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作者: 苏易 字号:[ ]


2019-02-18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原标题:
生猪评价员

·刘文圭/口述 苏易/整理·

      1964年,我15岁,初小毕业后,爸爸带我到原金华县塔石食品店当实习记账员。当时的汤溪区设有食品站,食品站在每个公社设有食品店。

      我刚到塔石食品店时,我爸爸负责杀猪卖肉,我负责把每天的收付款记清楚。当时我月工资为18元。

      那时塔石有一条简易沙石路通到山外。虽有客运班车,但每天只有一二趟,货车就更少了。当时货车是烧木炭的,如果货载得多了,安门岭都上不去,得请人来推车。

     大多数山民过着半封闭的生活,春节期间杀猪后,习惯地把猪肉全部留在家里,吃不完就腌制风干。手头十分紧了,才会想到把生猪卖到食品店。但是我们食品店的猪肉销路也不好,一天杀一头猪,还不一定卖得掉。农户急需用钱,只得起个大早,把猪运到汤溪卖掉。为了解决卖猪难,有人提议食品站上门收购,于是我们就有了收购生猪的任务。

     第一年去收购点一至两次,之后每月有固定的收购日。要是汤溪食品站每月逢2日、5日、8日收购生猪,那么我们就错开,4日到塔石,7日到莘畈,11日到中戴,其它时间再到山坑、岭上、厚大、东祝等地方。由于塔石和岭上相距较远,我们就在百善村设了一个收购点,后来又在黄岩孔村、石塘村增设了临时收购点。

     到一地收购生猪前,我们会提早通过广播通知。第二天一大早,这个收购点附近村庄卖猪的人会把猪送来。

     当时农村养的大都是乌(黑)猪或金华两头乌,洋白猪极少。

     我们收购生猪,需要当地畜医站配合。为了不让病猪流入市场,收购生猪时检查非常严格。塔石兽医站的兽医根松,工作十分负责,哪村哪户的猪生过什么病,打过什么针,他的心里明镜似的。等猪抬过来,他会摸摸猪耳朵,看是否发热,仔细观察猪的状况,确定猪没病后,才开具健康证明。没有健康证明的生猪是不能收购的。万一检查出来猪有问题,立马派人杀了,瘦肉就地掩埋,肥肉熬制成工业用油。

     我们出门收购生猪,一般是3人一组。一名负责开票,一名负责付款,另一名就是最重要的角色——生猪评价员。

     我是开票员,虽没当过评价员,但见得多了,对这行也略知一二。评价员判断生猪的优劣,靠的是眼力和手感。

     猪过秤后,评价员要先观察它的外表,其次再听它的嚎叫声。一切都正常,再在猪的腹部捏一把。这一把捏十分关键,评价员靠手感就能判断这头猪大约有多少公斤白肉。有的猪肚皮滚圆,但皮薄如纸,这种猪是没多少肉的。优质的猪,肉很结实,皮无法拉动。

    评价员还要给猪分等级。生猪共分为8个等级。比方说一头50公斤重的猪,被宰杀后保证有47公斤肉,那就被评定为1级;如果是46公斤肉,那就是2级;肉越少,等级就越低。被评出等级后的猪,身上要用剪刀剪出等级标记,以便区别。等级标记和裁缝师傅剪衣所用的符号差不多。1级为一划,2级为二划,3级为三划,四级是x字,五级是个8字形,等等。

       大多数人对评价员划分的等级没有异议。但也有不服气的人,我们就遇到过几次。

      一次,一个农户的一头猪被评为4级,农户认为估低了。我们只得把猪抬到食品店宰杀了,当场过秤,结果称出来的重量与评估的一致。

      我们的评价员很少失误,误差只在半斤肉之内。为了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金华食品公司每月要召集评价员开会,会上常赶来几头猪,标上记号,让评价员们把等级写到纸上,待猪杀了之后,看谁的评估结果最接近真实重量。

      等级不同,收购价也有不同。比如1级生猪的收购价为每担59.5元,那么2级就为57.8元,相差一个等级,价格就相差1.7~1.8元。

     评价员定出等级后,开票员把等级和重量填写在小票上,农户凭票到付款员处取钱。评价员的权力很大,农户总想和他套近乎,但评价员总是铁面无私。

     为了鼓励农户多养猪,公司后来规定,每头生猪重量在60公斤或以上的,就补贴25公斤饲料票、2尺布票和几公斤肉票。有的农户抬来一头猪,重量没达到这个要求,就抬回去继续喂养。

     山区收购生猪,每担要比汤溪便宜5角。当时汤溪的鲜猪肉每0.5公斤为0.66元,山区为0.65元。生猪收购后,一般都运往金华肉联厂。后来汤溪汽车站有了货车,驾驶员曹掊根、小李和老戴专门帮助我们运输生猪。

     要是公司里有外调任务,比如要发给广州或福建石浦300头生猪,我们就要把猪统一运往汤溪火车站,派专人押运,负责猪的吃喝拉撒。运输途中难免遇到生猪死亡的情况,那么火车一停靠车站,押运人员就要马上向就近的食品公司报告,让他们安排人员来处理,同时押运人员还要打白条回公司销账。当时食品公司是全国联网的。

     生猪收得再多,买肉还是要凭票,每人每月平均0.5公斤肉。为了活跃市场,当时供销社收购鸡蛋时,农户每卖几公斤鸡蛋,供销社补贴一张肉票。单位食堂也是凭票买肉。比如汤溪区委每个月分配10公斤肉票,汤溪工具厂为50公斤。这个数字是根据他们平时购买肉的数量定的。如果哪家单位猪肉数量突然不够怎么办?比如汤溪区委要开一次会议,来了100个人吃饭,肉票就不够,这时候站长可以特批5~10公斤肉。饮食店要是一个月的肉票用完了,就得找站长写一张纸条,才能去买肉。一般汤溪食品站每天杀10~15头猪。碰到汤溪收购生猪的日子,买肉的人增多,就会多杀几头。

     当时人们大多喜欢买肥肉,食品店要是给了一块带骨头的肉,顾客没准还会和你吵嘴。大家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听到广播说某天食品店有金华来的猪肺或猪头供应。为什么?因为买这些不用凭票呀!于是,听消息后,即使在寒冬,人们也会半夜三更起床,排长队购买。

     上世纪80年代,随着票据取消,单位的改制,我们食品站也退出了市场。当时我还没到退休年龄,就自谋职业干个体,在市场上摆摊卖肉。

【本网责任编辑:吴晓华】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狗万man05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