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狗万真人 万狗 怎么提款 狗万man05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研究?>>?口述与回忆
汤溪傅自律:我的细菌战田野调查

发布日期: 2019-08-08 信息来源: 2019年8月8日金华日报第7版 作者: 苏 易 字号:[ ]


201988日金华日报第7

我的细菌战田野调查

讲述:傅自律 整理:苏 易

从汤溪中学退休后不久,傅自律就开始着手调查侵华日军在汤溪一带进行细菌战的情况。

十几年来,他走访了13个乡镇的135个村,调查上万人。

据不完全统计,汤溪一带因日军细菌战死亡的有3325人,其中鼠疫死亡1526人、霍乱死亡346人、炭疽病死亡428人、伤寒死亡522人,全家死亡116户计303人。

为什么要做细菌战田野调查?因为我和家人就是细菌战的受害者。1942年到1945年,日本兵两次侵犯汤溪境内,使用了细菌武器,汤溪人饱受其害。9岁那年,我父亲兄弟7人都死于细菌战,其中有2个叔叔被抓后,被用于细菌战活体试验。我和祖母、母亲3人逃到外地,靠乞讨为生。这笔血泪账我始终记在心里。有一天,我从新闻报道里看到义乌有个叫王选的人发起了细菌战调查,便和伊文秀商量了一下,从20045月开始,我俩自费开展日本细菌战田野调查工作。

伊文秀是原金华县政府的一名秘书,他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所以我常常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下乡调查。20053月,汤溪老年大学成立了“日本侵华细菌战调查小组”,得到一些热心人的响应。

调查细菌战受害者的过程也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以前我每到一个村庄,就先找村干部了解情况,询问村里是否有烂脚、烂身、癞头的老年人。现在有许多村干部是年轻人,对这段历史了解不多,一听我来寻找细菌战受害者,就摆手说没有这样的人。之后我改变了策略,直接找村子里的老人拉家常,从他们口中了解到某某人是烂脚的,然后再去找当事人,请他讲述那段历史,同时也让他回忆有没有其他受害者,我把这些信息一一记录下来。

可毕竟过去六七十年了,幸存者回忆当时的情况实在有点困难,许多人连其他受害者的名字都记不清了。如果受害者没姓没名,就缺少说服力,摆不到桌面上来,于是,我就想找村里的宗谱核对。可是,许多村的宗谱在“文革”时期都被“破四旧”了。这大大增加了我调查的难度。

不过也有调查得比较顺利的。有一次我去曹界村调查,该村的宗谱保存完好,我通过幸存者的回忆,再按着宗谱逐一核对,和老人所说的完全相符。最后统计出来,细菌战一年内,该村死亡率达70%以上。也就是说,死掉的人比活着的人还多。

在莘畈乡井下村调查时,我得出一个奇怪的数据,同样是重灾区,死亡人数占33%。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当时16岁以下的人都没载入宗谱。如果把这部分人也加进去,那么也是达到百分之六七十以上。

每一位受访的幸存者,只要一开口就是痛诉日军暴行。仓里村的李妹头,因为“烂脚病”,只得隐姓埋名到外地做生意;节义邵村的邵万友,“烂鼻子”痛苦一生;冬畈村的丰志元,脚趾烂完只得截掉……

我每天骑着自行车出门,近的村还好说,有的山村还没通车,只能靠步行上山。即使是有公交车的地方,也不一定能保证往返。有一次,我到莘畈乡东坑村调查,等调查完已接近中午,准备返回时,被告知班车因故停开。东坑村离汤溪全程30多公里,我一个70多岁的老人,只得一步一步走回来,其艰难可想而知。

不过,我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这几年来,有制药公司赞助药品,让我分发到受害者手中。这也引起过误会。记得有次我们老年大学的几个同伴,去洋埠镇青阳洪村调查。由于那一带我们几个人都不熟悉,就租了一辆车,结果司机也是个新手,开到一个村庄后迷路了,我们只好下车去问路。

我见旁边有几位老人,就上前了解情况,问他们这里有没有细菌战的幸存者。有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听说我们要调查细菌战的情况,还要免费分发药物,就说他们村有。他骑着一辆电瓶车在前引路,不久就到了他们村,还没容我们下车,他停好电瓶车走过来拔下了我们的车钥匙。原来他是这个村的支书,以为我们打着调查细菌战的幌子,卖假药,坑害老人。我再三解释,说我们是汤溪老年大学“日本侵华细菌战调查小组”的,并把笔记本给他看,他不相信。这时有村民围过来,其中有个人认识我。支书这才相信了,立马和我们道歉,还将我们带到每一个受害者家中。

我调查的范围不仅仅局限在原汤溪县境,比如北山的盘前村我也去过,收集了大量有力证据。2005319日,我应王选邀请,去日本东京参加庭审,我和伊文秀是代表婺城区受害者前去参加诉讼的。

我们是民间组织,没什么资金。一家企业得知我们要到日本打官司,就赞助我们3万元。这笔钱虽然不少,却不够我们日常开支,要知道,在日本光一碗面就要50元。所以,临走前我们备足了酥饼,还带了一些大米,想着到时候饿了就熬粥喝。

到达日本的第二天,恰逢“3·20世界共同行动大会”在东京举办。许多国家派了代表前来参加,当时恰逢美国攻打伊拉克,准备修改宪法,让日本出兵。这个行为遭到了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当天有3万多人上街游行。我们这些细菌战受害者代表也参加了游行。我还把汤溪中学全部师生联合签名的“维护正义 尊重生命”横幅亮了出来(题图)。国外代表团见了,纷纷竖起大拇指。

2005322日,日高院二审第10次开庭。开庭后,我方律师出具了大量证据,受害者及日本友好人士还为我们找来参与细菌战的日本老兵上庭作证。这两位友好人士是老法官,一个叫一簌敬一郎,一个叫土屋献男,他们俩在庭上起了关键作用。他们特地从档案馆中找出细菌战的多张照片,其中有张照片上有两个戴着防毒面具、拿着掷弹筒的日本兵,照片下方有“浙江省、金华市西方‘汤溪’1942530日”的字样(下图)。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日法院承认细菌战的事实,但却以超过诉讼期限等为由,回避道歉、经济赔偿等要求。

回国后,我并没有停止对细菌战的调查。现在虽然年纪大了,有机会我还是会出去调查,有时也会和大家一起出去分发药物。

美国、加拿大、韩国、新加坡等国的医学专家及联合国观察员等曾相继来汤溪实地考察。联合国官员约肯还对我说:一定要把所有的资料都集中起来,写一本书,告诉全世界人民!

【责任编辑:叶明珠】



?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