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狗万真人 万狗 怎么提款 狗万man05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研究?>>?口述与回忆
浦江郑可针:我在金萧支队当过三年通信员

发布日期: 2019-08-08 信息来源: 2019年8月8日金华日报第7版 作者: 郑玉峰 字号:[ ]


201988日金华日报第7

我在金萧支队当过三年通信员

讲述:郑可针 整理:郑玉峰

我今年84岁,浦江郑宅镇东庄村人。12岁那年,我经人介绍来到白马豪墅村张花勾(原名:张世勾)家当放牛童,没有报酬,只有一口饭吃。他家三间房子,一间给弟弟住,一间自己住,一间当牛栏,牛栏后半间养着母猪。楼上堆满柴草,我只能在猪圈角落里搭一块木板铺床。屋里臭气熏天,夏天数不清的苍蝇蚊子,全身被咬得没了知觉。这一睡就是三年,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但平时活不多,张花勾一家也对我挺好,平时管吃野菜粗饭,从来不会打骂我。

我老家东庄村,张花勾平时称呼我为“东”。一天晚饭后,张花勾跟一个陌生人对我说:“东,你愿不愿意参加组织?”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就觉得东家对我不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陌生人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说“小鬼好”。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成了张花勾领导的金萧支队第八大队浦东办事处第四通信员,以放牛为掩护,为游击队进行地下工作。

张花勾家的房子紧挨山脚,楼上有一扇门,打开门后铺一块小木板,就可以快速登上后山。我有时爬上山玩耍,也为金萧支队第八大队浦东办事处的秘密联络提供了方便。当时,张花勾家经常有陌生面孔,他们集合后就快速转移到山崖下的一处空旷处开会。

“东,起来,快跟我们走。”有天晚上,我刚睡着,张花勾叫醒我,我们一行5个人,从二楼辗转到山上,乘着月光,摸到山崖下的那个空旷地。他们就坐在石头上,张花勾叫我在百米开外的岔路口放哨,如有人员靠近,给他们发信号。

一天上午,我在门后的山坡玩耍,张花勾把我叫住,往我特别缝制的短裤小口袋里塞了比香烟还小的纸卷,小声说马上送到霞岩村倪开长(谐音)家里,并一再嘱咐这封信很重要,务必安全送达。我刚出豪墅村村口,迎面走来了十几个穿制服的人,气势汹汹,好像要抓人。本想绕路避开他们,但来不及了。“站住,干什么的!”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把我拦了下来,后面几人也迅速围上来,用枪指着我。我十分害怕,就怕他们来搜身。正在这时,我看到队伍中有个个子稍高的村里人,此人叫郑新成,父亲曾是浦江县侦缉队队长。于是,我大喊“新成伯伯,救救我”。听到我的喊声后,那人走到我前面:“你是谁?”“新成伯伯,我是东庄村人,我父亲是……”“你到这边来干什么?”“我在这边做长工,今天父母病了回家去看看。”见我也没有行李包裹,又是一个小孩,郑新成放过了我,说“快走吧”。

离开豪墅村后,我一路小跑,庆幸躲过一劫。要是被县侦缉队抓走一搜身,不仅张花勾家的秘密联络点要被清查,搞不好自己的命都没了,真是好险。

那段时间,张花勾家白天比较平静,晚上常有陌生人出入,我给他们倒完茶,就到门外去放风,所以他们一般都认得我,方便给他们送情报、送东西。有一次,张花勾家准备了一篮子的麦衣,叫我送到中余那边。我抄近路找小路经过36岗,整整走了40多里。更为惊险的是,某天傍晚,张花勾叫我到小水龙溪畔去取一袋东西,快去快回。我刚到溪边,溪两岸就乒乒乓乓打起来了,原来是金萧支队和国民党交上火了。我躲在一块大石头下,等枪声平静后迅速到指定地点挖开沙土,取出东西后拼命往回跑,跌倒后膝盖被擦伤疼了好几天。

1949年农历四月初三晚上,我们得到消息,浦江将于次日正式解放,张花勾等人带我到豪墅岭的山崖上,向天开枪表示庆祝,并商议明天迎接大军进城之事。第二天天未大亮,张花勾递给我一只米袋和一张小纸条,叫我去夏张村借25斤大米,招待路过的解放军。背回后,我拿到豪墅村十三间头,那里已支了好几个灶头,大家忙活起来,满怀喜悦迎接解放军的到来。

【责任编辑:叶明珠】



?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