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狗万真人 万狗 怎么提款 狗万man05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
当前位置: 首页?>>?党史研究?>>?口述与回忆
金华老城东往事(二)

发布日期: 2019-08-26 信息来源: 2019-08-19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作者: 张效良 字号:[ ]


2019-08-19金华新闻网-金华日报

金华老城东往事

(二)

张效良

?

??? 在通济桥未拓宽、延长之前,每逢婺江涨大水,两岸来往就受到阻隔。因为过了通济桥,还要经南市街过龙渎河,才能到江南。龙渎河上无桥,只有一条堤坝横跨在河上,供人车通行。涨大水时,堤坝就被淹没,过往行人和通往白龙桥、衢州、江西、福建方向的汽车驾驶员只能望水兴叹。

????城东的婺江东路东头有一座桥,也通往江的南岸。这座桥就是上浮桥。

??? 据说,上浮桥早先是一座几十条船连接而成的浮桥,浮桥北桥头在梅花门(赤松门)。从温州、丽水、永康和武义等府县来金华者,必从梅花门进城,经东市街口,过拦路井、鼓楼前和仓茅亭,方能到城中央。当年八咏路两旁,店铺林立,人来人往。梅花门便是往来于义乌江两岸和浙南的咽喉。从梅花门向南眺望,农舍、陌野一览无余。“积道山上天圣寺,梅花门外桃花坞”,这副对联形象地道出了梅花门的地理位置。

??? 浮桥南岸也有沿街商铺,那里大部分住户以务农为生,该处就以桥名取名为上浮桥村。上浮桥村的东、南、西三面全是农田,村东面的江边曾种着大片桃树,人称“桃花坞”,春天桃花盛开时,城里人成群结队赶去赏花。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浮桥不能适应通行需要,就改建新桥。新桥有桥墩,没栏杆,桥面架枕木并在中间铺道木,大大方便了两岸往来。受地形所限,上浮桥只能建得与两岸地面一般高,遇到洪水,常被淹没。我小时候,桥面还没有改成水泥桥面,走在桥上,看见桥下的流水,还有点害怕。

???? 那时婺江通航,非机动载货木船上可达义乌佛堂,下经兰溪可至梅城、桐庐、富阳和杭州。为了通航,桥南端一块钢板桥面可由桥南头的机房吊起。钢板桥面放下时,载重卡车驶过,会发出“咣咣”的响声。夜深人静,东风吹过,“咣咣”声响遍城东。

?

??? 从上浮桥北岸往下游走百来米,就到了“牛角尖”。从这里开始,岸边越来越宽,汽车保养场、修配厂、床单厂和东方红电机厂及民房依江而立。一个以到江南岸务农为业的生产小队聚居在通往江边的紫岩巷,紫岩庙坐落于此。

紫岩巷往南出巷口,下一高坡,便是一大片沙滩,因北面正对八咏楼,故称八咏滩。

??? 八咏滩其实是义乌江的一段河床。不涨大水时,河床裸露,江面仅几十米宽,江水清澈,最深处有一人多深。从高坡往下走近百米才能到水边。沙滩坡度平缓,鹅卵石离江越近越小,沙子也越来越细。江对岸是高高的土岸,岸下江水里长满水草,河床上都是淤泥。

?? 每逢暑假,下午3点钟左右,我们同条街的孩子成群结队,清一色穿短裤,打赤膊,穿木拖鞋,到八咏滩玩水,或潜入水中捞黄蚬。那时,黄蚬4分1公斤,从江底纯细沙里捞出的黄蚬,外壳干净,呈淡黄色;从南岸水草丛中捞出的黄蚬,个大,外壳呈黑色。一般我们会游到江对岸,在一个青石堆砌的码头嬉戏、跳水。洗了澡、玩了水还捞回一两碗黄蚬,一举三得。

??? 八咏滩是当时金华城的天然大浴场之一,另一处是八咏滩下游几百米处的天妃宫附近水域。那儿的江北岸没有沙滩,洗衣、挑水的埠头下去,就是深水区,小孩在此玩水很危险,所以城东居民一般到八咏滩。每当夕阳西下,八咏滩便人声鼎沸,少男少女在水中打水仗,追逐嬉戏……

?

??? 从八咏滩往下游走,就到了正对三牌坊(现在胜利南街南端)的解放门江边,也就是现在的婺州公园段,这里也在城东范围。上世纪50年代,这里有一大片少先队员种植的杨柳林,叫“少年林”。杨柳林南边是义乌江,此处有一段河床很浅,水流急,清澈见底,是附近居民的洗涤场。江水流到此处,向北岸拐了一个很大的弯。

??? 后来“少年林”衰败,改种芦苇,这里成了芦苇荡。1964年,我在“火腿公园”(婺州公园的前身)北面的“金华一初”(金华五中的前身)上初中二年级。夏天午休时,几个不午睡的同学常到芦苇荡中玩耍。

芦苇荡的东边,三牌坊(胜利街)往南过了婺江路,当年是城区垃圾堆集处。再往南,江边有一沙石厂,沙石主要卖到上海。那年头,许多人找不到工作就去沙石厂挑沙糊口。挑沙报酬视路程远近、沙堆的高低而定,有一分一担,也有几厘一担。暑假期间,挑沙的队伍中会出现许多中小学生。

沙挖得差不多了,洪水会从上游冲下大量沙石。当然也有倒霉的日子——筛选好、堆放小山般的成品沙被洪水卷走。

?

??? 记不清1960年前的哪一年,从城西的府上街中段(现在的人民东路西端),沿城北护城河到当年的天皇门旧址(现市中心医院东门前),开辟出一条东西向的公路,这条路就是人民东路的前身。当时公路两边都是山坡农地,没有任何单位。

??? 有一天,一队坦克隆隆作响地从四眼井向城里(现在的胜利南街)驶来。这时我才知道,这条公路是为坦克行驶而建的。

??? 坦克纵队沿三牌坊向南行驶,后面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小孩,我在其中。坦克一直行驶到江边,我们还以为坦克要来江里“洗澡”呢。

??? 坦克纵队停下后,从几辆坦克中出来几名驾驶员,他们在一起嘀咕了一阵,然后第一辆坦克的驾驶员上了坦克,启动坦克,径直朝江中驶去。天哪!坦克怎么开到江里去了?没等我弄明白,只见坦克除炮管和顶部外,都没入江水中。正当我满腹狐疑之时,坦克慢慢露出身子,不一会就开上对岸。后面的坦克一辆接着一辆驶过江去。后来我才知道,坦克是开到江对岸的飞机场(日寇占据金华时建造)训练去了。

??? 起先部队和地方都没有考虑周全,三牌坊(胜利南街)的柏油路面被坦克碾坏了,四眼井一带还是沙石路,无所谓。不久,三牌坊的路面上铺了两条供坦克行驶的石板。

?

??? 往北出了三牌坊到四眼井为止,附近的人称这段路为“沟沿”,因靠西的建筑(上世纪50年代曾是一家玻璃厂,后来是电池厂)的墙根下是一条明渠(也称沟),渠水清澈。

??? 水是从四眼井旁的女子中学(后来迁至兰溪门铁路以西,文革期间改为四中)大门前的池塘里流出来的,附近人家在这个池塘洗刷。那时金华人口少,这口池塘的上游既没有企业,又没有人家,水自然清澈了。

??? 明渠的水流到电池厂南墙根处就流入暗沟,明渠之水到此已是尽头,所以与沟垂直的那条路的东段就称净渠头。路的西段是将军路,旧时称“大树下”。后来净渠头、塔下寺一直往东至东市街交叉口那段路,都成为将军路的一部分。

?

【本网责任编辑:吴晓华】



?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