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狗万真人 万狗 怎么提款 狗万man05 党史宣传 专题集锦 金华要闻 党史文摘 县市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集锦 >> 金华印记
诗仙笔下“金华渡”

发布日期: 2019-03-27 信息来源: 2019年3月24日金华日报第4版 作者: 木 汀 字号:[ ]


 诗仙笔下“金华渡”

木 汀

是不是很多人都有两个故乡?

一个故乡是父亲给的,她不由你选择,是由父系的家族脉络脉发端决定的,早于生命之前。她犹如基因,一代代接力和传续下去。这个故乡是天定的,是此人此生不可更改的密符。

另一个故乡是自己的,她是生命呱呱坠地之后一起生长的空气和水、土地和老屋。一个母亲决定一个新生命在哪里启程,那个地方就是地定的故乡。

我的天定的故乡是宁波。她给我的记忆不多,星星点点,模糊又疏远。

我地定的故乡是金华。金华又称婺州,常常鲜活在我的脑海里,其中记忆最深刻最清晰的,要数诗仙李白笔下的“金华渡”。金华渡,当地人称之为小码头,上个世纪90年代之前,是金华很热闹的地方。李清照当年避难,由此推开金华的户扉;徐霞客深夜造访婺州,小码头的灯火,是他感受到的古城的第一缕温馨;李渔、黄宾虹、艾青和施光南等也曾伫立于此,凝望江水涛涛远去……

小码头不大,方圆差不多也就1.5平方公里,是古婺州的缩影和千年历史的见证。

金华人的勤勉、包容、和善,从小码头人的言行举止就可洞悉。

小码头地界虽小,却聚集着上好的全国各地的农副产品、各路美食和最新鲜的当季果蔬。小码头的建筑超半数是鳞次栉比的二层楼房,楼下营商,楼上住人。小码头千年以来就是婺州的“清明上河图”,地方的风物、风俗、风情、风味、风貌均集结在这里的街头巷闾。

在我出生之前,我家就坐落在小码头的通济街上。家是一个二层临街房。原来是税务所的一个征收办公室,父亲在税务所工作过。税务所迁到往西约 200多米新址后,这个地方就留给我父亲安了家。我家从此在这里“扎了根”,一住就是30多年。

我记事起,小码头就很繁荣,日常生活起居所需的主要物资,包括柴米油盐酱醋等,不出小码头,都可以全部备齐。

小码头是一个可以夜不闭户的平安福地。居民之间的交往,全凭一张熟脸。即便叫不出对方的名号,家里临时缺个什么物什或有个救急的事,只要说自己住小码头,肯定迎刃而解。借了谁家物件,倘若损坏,也不必太多忐忑。物件的主人,往往会以“这东西原来就坏了”了事,绝不计较。

在小码头居住的,多数是上班族,挣的是工资。小码头人不善吹嘘夸张,在红军巷住着邵飘萍的弟弟一家,从未听其炫耀,低调地做小码头普普通通的一分子;有一个知名女画家,画工笔画,路过我家门口,逢我母亲站在家门口收拾家什,总要冲我母亲莞尔一笑以示友好和打招呼……

小码头简直是那个年代金华的美食天堂,有福建羹、江西馄饨、嘉兴粽子、安徽卤味……

全国各地的名吃,似乎应有尽有。我最怀念小码头的豆浆,热腾腾地端上来,上面漂浮宛如白色浮萍的豆花。在北京任要职的某老师是金华人,每每聊起金华,都要提及小码头的豆浆。每次回金华,总要穿行金华的大街小巷,为的是喝上一碗豆浆,回味当年的滋味。

小码头有几处茶馆,茶馆常有道情。道情是金华的地方曲艺,唱道情的有几位是盲人,声音很是洪亮。我独自去过几次,进去以后如果有空位,就算没有任何消费也可以坐着听。如果没有位置,也可以在边上悠悠地站着,不会担心有人过来撵你走。

有个道情段子,道的就是齐聚在小码头的金华美食:

“……都说民以食为天,不懂吃喝枉一生呀;我家前世修得好,投生金华好地方呀;一年三百六十五,金华美食道不尽呀;一月馒头配扣肉,二月年糕步步高呀;三月清明粿飘香,四月乌饭暖心肠呀;五月端午裹粽子,六月麻糍黏下巴呀;七月荷叶童子鸡,八月螃蟹爬上窗呀;九月螺蛳吃满仓,十月泥鳅钻豆腐呀;十一梅菜晒满院,十二火腿撑肚皮呀……”

嘉兴粽子,追根溯源,是金华粽子。旧时金华兰溪人到嘉兴行商,由此便传到了嘉兴。我妈妈的粽子在小码头有口皆碑,但从来是只送不卖。每到端午和春节,定会包上个近百只,送给对粽子馋涎欲滴的小码头人。

妈妈包粽子的每个环节都很讲究,馅料和糯米提前准备并精心调制,粽叶必须是当年下来的新叶子。裹粽时,从粽叶折叠到扎线都很用力,大小手法接近一致,粽子的外形棱角分明,每个粽子如果不细细端详分辨,别无两样。

粽子的馅料根据季节不同而调整,我最喜欢的,要数青豆粽和排骨粽。

我曾跟嘉兴中华老字号企业五芳斋集团的总裁提起过,五芳斋粽子跟我妈妈包的粽子极相似,但分量和用料不如我妈妈的足。

小码头人小富即安,在小码头谋生,几乎不用费尽周折。我有一个交情不浅的玩伴,曾在一个国营企业当过团委书记,不知道什么原因离职,与妻子在小码头开了个饭馆。听他说生意一直红火,但并无兴趣扩大饭店规模,一家人其乐融融安安稳稳就是他的追求。

我每次回金华,都要去小码头走走,寻觅当年的气息。只是旧貌多已消失,好在老街的东侧,立上了“小码头”的牌楼。这是当年离开金华离开小码头时没有的,像是纪念碑。

在时而幽静时而喧豗的婺江畔,在或是繁茂或是枯零的梧桐树下,“那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在小码头的小道,我寻找着我的当年,小码头的当年,何其芳的诗句悄然在耳畔响起……

【责任编辑:叶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金华市委狗万man05室 站务联系:0579-82469819
浙ICP备14025984号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双龙南街811号 邮编:321017